第124章 森林之旅(四)
四季风雪 - 红春卓
四季风雪最新章节 第124章 森林之旅(四)在线阅读,请记住我们 xxwaa.com 休闲文学网
    春生不放心“还是送去医院的好,晚些耽误了病情就麻烦了。”

    乔梁笑道“你放心,真的没事儿,要有事儿我恐怕早死了。”

    大家都疑惑的望向他,乔梁轻松地说“因为我吃过,现在不也活得很好吗,小时候大人们说这果子不能吃,吃了脑袋就会变大,腿也会变得很粗,我觉得奇怪就偷偷的吃了,居然什么事也没有,但我也没敢多吃,吃多就不知道会什么样了。”

    春生叫他们几个人先多喝些水,有什么不适应立刻下山。

    她看着朱健虚弱的样子,十分担心,她可是朱开复的女儿,若是有什么差错,怎么交代啊?

    沉默了半天的姜丽丽走过来说“少吃一点没事的,我小时候也误食过,只略微有些腹泻,没什么别的症状,传说中的毒性只是老一辈人的传说罢了,我们也一直没有亲眼看见谁吃了这红果子中毒的,只是大家都说它有毒,都不吃,久了便没人去吃了。”

    春生正犹豫着拿不定主意。

    冬生、秋生、项四海、杨洋回来了,除了蘑菇和野果还带回了一些猎物,他们听说了院儿里刚刚发生的事,都觉得很吃惊。

    秋生忙过去看朱健,紧张地问“你现在有什么不舒服吗?你还记得吃下多少吗?”

    朱健摇头“我每种果子都吃了一些,不记得到底吃了它多些,现在觉得头晕,腿也有些抖。”

    项四海大笑“我说春生啊,看来你也是孤陋寡闻,这药鸡豆子早就不是前几年传说的那般有剧毒的果子了,它其实是核桃楸的果实,多食无益,但却有一定的药用价值,清热去火,已被列为中药材了。”说着竟揪了几粒放到嘴里嚼了起来。

    冬生说“我小时候也算是个淘气的,用这种果子喂过李老二家的兔子,兔子还真吃它,过后也没听说那兔子有啥症状。”

    这时坐在远处的汪思琪忍不住的咯咯笑出了声音来,夏生也跟着笑了起来,现场气氛变得轻松又滑稽。一切似乎发生了逆转,春生被弄得晕头转向。

    夏生笑道“行了!都别吓唬我姐了,你们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汪思琪说“好,好,知道你们是亲姐妹,主意还不是你出的。”

    春生又看看蒋哈勒与库齐,都在一边抿着嘴偷笑,再看朱健,也是从刚刚的愁容满面变得笑眯眯的。

    春生明白过来“原来你们都没有吃,是不是?在这儿骗我玩儿呢对不?一群坏蛋。”

    曲微笑道“谁让你好骗呢,大家也是为了找点乐子嘛,你就是第一个被整蛊的对象。”

    大家都轻松起来哈哈大笑。

    一阵紧张过后,大家更加珍惜这难得的安稳,开始动手做午饭,蘑菇炖山鸡、清炒柳蒿芽、百合蕨菜汤、松针煲兔肉,这些都选用刚刚在山里采回的新鲜食材。为了让大家吃得合口,春生此次特意带来了两位厨师。

    吃过了纯正的山珍野味,已是下午时分,太阳在树林的上方,只从树冠的缝隙间洒下斑驳的光影。

    短暂的午休过后,春生告诉大家,下午的森林采摘活动正式开始,都带好篮子盒子等器具,大家使足了力气能采到多少采多少,现在这些山野货全是宝贝,拿到省城可以卖高价,纯山区的野生无污染,这个标签异常的金贵,而且吸金能力很强。

    “在你们手里若卖不上价,春天商贸可以高价收购,”春生做下承诺,给大家的劳动以高额的回报。

    一群人向森林深处行进,二十几人分成了四个小组,每集中走过一段后就以小组为单位四处分散,采摘一段时间后,再统一集合后继续行进。

    这样的森林深处平日里几乎没有人来,因为离住宅的林场太远,一般普通居民若不提前在森林里驻扎,是无法当天走出这么远的。所以在这种无人干扰的原始森林里,野生物质资源非常丰富。

    放眼望去,满树的野果子摘也摘不完,它们密密麻麻地坠满了枝头。走过有小溪流的湿润地带,草丛里树荫下成堆成丛的蘑菇像撒在地上的纸花瓣,拾也拾不完。

    只片刻的功夫,大家带的器具就都装满了,只好返程。

    返回的途中出了点意外,大家走着走着发现不是来时的路线了。

    尽管春生特意在路上每隔一段距离做了标记,可能是森林里的植物太茂密了,做的标记便也找不到。

    在另一条路线上绕着,大家不免焦急心忧,不知道方向走得对不对,会不会离营地越来越远。

    大家正艰难地趟着草丛前行,只听见汪思琪一声尖叫,一个趔趄摔倒了,大家忙去拉她,发现她已经没了影,因为她不是倒在平地上,而是倒在了茂密的草丛里,在草丛下面有一个深坑,大家吃力地把她从坑里拉了上来。

    汪思琪惊魂未定“下面还有东西。”

    大家扒开草丛一看,果然深坑里还卧着一只淡黄色的似鹿没有角,象羊不是羊的动物,山里人管它叫狍子。

    看样子它已经跌在这里几天了饿的奄奄一息,蔫蔫的耷拉着脑袋,无助又惊恐的望着上面的人。

    “它太可怜了。”朱健说。

    “我们把它救出来吧。”库齐说着就跳进了坑里,他把小狍子抱起来,举过头顶,上面的人一起把它接过来。

    可能时间太长了,小狍子已经饿得发昏,它卧在地上动弹不得。

    夏生怜惜地抚摸着它,它无力的抬起头来,微弱地叫了几声,夏生又揪了几把草来喂它,小狍子先是有力无气地闻闻,慢慢地张开嘴把草衔在口中咀嚼起来,库齐说它一定是渴了,要尽快喂它些水。

    春生便把随身带的水倒在饭盒盖儿里,小狍子果然吧唧吧唧喝起来。

    吃过喝过,它好多了。

    项四海说,这是当年的小狍子,肉嫩鲜美,晚上可以笼上火烤了吃。

    大家的口水似乎要流出来了。

    夏生白了项四海一眼“它哪里还有肉?我要带回去养着。”

    项四海笑道“养肥了再吃更好。”

    。    目标编号0188休闲文学网 xxwaa.com 随时期待您的回来四季风雪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