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比拼内力
华山武圣 - 北郭茶博士
华山武圣最新章节 第三十五章 比拼内力在线阅读,请记住我们 xxwaa.com 休闲文学网
    鲜于通和白驼山众弟子客气几句后就一一为其点穴止血,格尔巴则先派两个伤势最轻的师弟回山庄禀报消息,然后他就捡起一把钢刀将躺倒在地的明教之人一一杀死,不过这些明教弟子也十分硬气,死到临头竟然只有一人求饶,剩下的都是破口大骂。

    不过格尔巴早就恨不得将这些明教弟子剁成肉酱,对他们的话全都装作充耳不闻,鲜于通在一旁站着,看的频频皱眉,但是也知道双方目前已经生下来生死大仇,加之江湖之事本就免不了打打杀杀,况且鲜于通也认为这些明教弟子死不足惜,便未曾开口劝阻。

    过了小半个时辰,鲜于通就听到山上下来了一大帮人,抬头看去就见为首的是个碧眼黄髯鹰钩鼻的中年男子,只是他头发已然斑白,看着气质颇为不俗,应该就是和自己对过一掌的白驼山庄庄主欧阳默。

    欧阳默身后则是一伙白衣男女,还有一帮蛇奴赶着上百条毒蛇蔓延着下山来。

    待欧阳默率领弟子们赶到后,格尔巴已经将明教弟子杀了近半,等到欧阳默了解情况后,冷声道:“把这些明教的砸碎,别管死活统统扔进蛇洞里喂宝贝们,你们这些不成器的东西,就能丢我的脸!”

    格尔巴及幸存的山庄弟子闻言全都跪在地上,匍匐着道:“弟子罪该万死,请师尊责罚!”

    欧阳默冷哼一声,道:“回去再收拾你们!格尔巴滚起来,快给为师引荐一下你们的救命恩人。”

    格尔巴慌忙爬起身,躬身站到欧阳默身边,道:“师父,救我们的这位先生是中原大派华山派的掌门人鲜于通先生。”

    欧阳默听闻是华山掌门就微微动容,而后和颜悦色的朝鲜于通拱手道:“原来是华山鲜于兄,小弟添为白驼山山主,复姓欧阳,名默,鲜于兄于危难之处救我弟子,可见正道大派的侠风道骨,华山名门大派却无虚传,小弟万分感谢!还请咱们庄内一叙,容我尽一尽地主之谊。”

    鲜于通微笑道:“欧阳兄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是我等本分事,算不得什么。”

    欧阳默久居西域,自从老祖欧阳锋失踪,曾祖欧阳克死后,欧阳家的主脉就断了,不过幸好欧阳克当年生性风流,收了一大帮名为女弟子的侍妾,在跟随欧阳锋去桃花岛前已经三十来岁,早在山上留下了许多子嗣,只是都是这些弟子侍妾所生,算不得正经子嗣,没想到欧阳克没等到娶妻生子就突然死了,然后几十年后庄内主事的管家爷爷欧阳五就在死前做主让最老实的一个庶子,也就是欧阳默的祖父继承山主并传授了欧阳家祖传的神功,欧阳默祖父也是最老实本分才在四十岁时做了庄主,得传神功后日日苦练,但是到最后总觉得神功有残缺,后来就开始费尽心血修补,传到欧阳默时才终于将残缺了一页的蛤蟆功秘籍完善好。

    所以说欧阳默知道本门百多年前是如何的风光,那老祖欧阳锋可是压得少林封山的人物,武当张三丰更是孙子辈的人物,可是传到现在白驼山反倒没了名望,连明教也能随意欺辱自己,因此在得知救助弟子的人是华山掌门鲜于通后就颇为热情,为的就是搭上天下一流大派的关系,日后好能继续成为江湖中的大门派。

    况且欧阳默见鲜于通长相气质颇为潇洒本就有好感,得知关系后更是热情无比,将鲜于通请到山庄内,先是大摆酒宴,西域风味的美食摆了一大桌,鲜于通也不是没有见识,可是仍旧只认得出烤全羊、馕坑肉、架子肉、羊肉那仁、葡萄干、核桃干、枣干、烧鸡、葡萄酒等不足五分之一的事物,剩下的就认也不认得。

    两人在上首分席而坐,下面都是欧阳默的弟子孩儿,中间则是白驼山庄的胡姬美妾在翩翩起舞。

    酒酣耳热之余,欧阳默端起装满了葡萄酒的夜光杯,笑道:“鲜于兄,其实小弟与你的华山也是颇有渊源,不知兄台可有耳闻?”

    鲜于通知趣的摆摆手,喝一口酒,砸了砸满嘴的香甜,问道:“欧阳兄可是把我问迷了,小弟不知,愿闻其详。”

    欧阳默哈哈一笑,眉飞色舞道:“我白驼山庄一百多年前的高祖欧阳讳锋,就是天下少有的绝世高手,他老人家曾和另外四位绝世高手在你们华山论剑比武,争夺天下第一的名号,全真教祖师王重阳鲜于兄想必知道,连我高祖一起的五位高手就有王重阳,后来虽然第一被全真教祖师王重阳得了,但是我家高祖也得了个西毒的雅称。”

    鲜于通笑道:“华山论剑鄙人也听前辈们讲过,南宋时期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位绝世高手谁人不知?”

    “哦?鲜于兄知道?”欧阳默一直对现在无人知道自己家祖上的光荣事而遗憾,见鲜于通知道就大喜过望,道,“我家高祖在第二次华山论剑时就打败了其他几位高手,成了天下第一,鲜于兄恐怕不知吧……我来给你说……”

    等到欧阳默兴高采烈的讲了一通,鲜于通道:“原本小弟只有略有耳闻,现在才知道详情,欧阳兄乃是名门之后,真是失敬!”

    “哈哈……”欧阳默哈哈一笑,然后就又拉着鲜于通讲起了西域的鲜奇事迹和风物人情。

    鲜于通自从就在白驼山庄住了下来,他和欧阳默两人都是各怀鬼胎,想着相互结交相互利用,武功也都是江湖一流,地位上一个是中原大派掌门,另一个是西域一山之主,也算是不分轩轾,因此没有几日两人就打得火热,觉得对方是自家的至交好友,出则同车,坐则同席。

    这一日两人在昆仑山中的一个小草原内赏玩吃酒,到两个时辰后欧阳默早已喝得烂醉,鲜于通也颇为头晕,便运功逼酒,不想欧阳默突然看见,就大呼小叫要和鲜于通比拼内力,于是也运功逼酒。

    鲜于通所学道家内功乃是自全真教内功一脉相承,虽与华山隐仙一脉功法相融,但终究是道家心法,所以真气运转后,体内之酒就顺着两掌手心汩汩而出。

    而欧阳默所学却是西毒欧阳锋的家传武功,虽然蛤蟆功有所失传,但是三代庄主穷极心血业已不足,虽略有变化,但大体与先祖神功一样。

    所以欧阳默运起功法,体内之酒就化作汗水在他后背头顶冒出,然后变为白烟雾气缭绕向上。

    鲜于通和欧阳默本是都就玩闹,但到最后体内酒精越少头脑越清晰,就已经是想真的较量一下内力,于是一炷香的功夫鲜于通就先收功起身,片刻后欧阳默才一跃而起,一脸佩服道:“鲜于兄玄门正宗功力果然醇厚,小弟稍逊一筹。”

    鲜于通谦虚道:“欧阳兄言重了,你本就喝得比我多些,自然要慢一些,况且你神功未曾大成,稍有不及也是照顾小弟,若是等段时间你神功大成,恐怕小弟无论如何也比不过你了。”    目标编号029休闲文学网 xxwaa.com 随时期待您的回来华山武圣全文阅读